首页 > 校园爱情 >

孤独的少妇 让人读污污的文字

校园爱情 2020-10-10 18:24:36

下人拿来了止疼药,君瓷吃了一片下去,过了几分钟感觉略有好转。

早餐吃的是素馅饺子。

君瓷因为头疼没什么胃口,简单吃了一小碗后,等着姜奕吃完,她连就要去夏家上门拜年。

姜母拿好了贺礼给他们,让他们带过去。

都是住在一个大院里面,从姜家过去夏家并不远。

路上姜奕有些担心君瓷,抿着嘴唇开口:瓷瓷,你要是不舒服就不用过去了,我去就行了,你在屋里休息。

不用,等去了以后回来休息,再说吃过药以后好多了。

她声音有些低,听起来像是没什么力气。

她一贯强势,难得表现的这么柔软,让姜奕心底都跟着先软了一半。

他牵着君瓷的手指,指尖温度倒是暖的,未免君瓷着凉,他硬是把君瓷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大衣口袋里。

本来两只都想放的,但是那姿势太怪异不好走路,君瓷给拒绝了。

她另一只手自己揣在了外套里面。

两个人就这么一路走着,沿途那些站岗的士兵都笔挺的站着,也没人对两人的表现侧目。

直到到了夏家,姜奕和君瓷见到了夏瀚韵。

夏瀚韵看见君瓷和姜奕手握着手走进来,难得的十分没有优雅公子哥的范,翻了一个白眼。

往他身后一看,纪墨尹带着苏拉来拜年,景拂晓和夏长情,都坐在沙发上,成双成对。

难怪夏瀚韵翻白眼了。

让人读污污的文字
让人读污污的文字

夏父夏母订婚宴上都见过了,君瓷和姜奕拜过年以后,将备好的拜年贺礼送上,一行人就去了夏瀚韵的屋子。

夏长情看见君瓷,还亲切的笑了笑。

纪墨尹走在夏瀚韵身后阴阳怪气:啧啧啧啧啧,瀚韵啊,你这几年装什么大尾巴狼,当初在学校就数你女朋友没停过,现在是打算重新做人了?晚了,哥哥不信了。

谁让你信了?

夏瀚韵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向纪墨尹:你现在是春风得意?

纪墨尹一脸荡漾,看向苏拉的眼神毫不掩饰:那当然。

夏瀚韵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拉,真诚建议道:我奉劝你考虑考虑。

苏拉嘴唇一勾:我一直都在考虑。

纪墨尹登时脸色就变了:夏瀚韵你怎么回事,自己没女朋友就见不得别人有是吧,少在这里挑拨离间!

几个人在前面逗嘴,姜奕和君瓷反而走在最后面。

夏长情觉得有些奇怪,开了口:你们

好歹以前叫长情姐的,姜奕便开了口:瓷瓷今天不舒服,一起来就头疼。

他这话叫前面的纪墨尹和夏瀚韵还有苏拉都回过了头。

苏拉先开口道:凌晨回来感冒的?

君瓷用鼻音恩了一声:现在好多了,不碍事,不用特别担心。

她刚说完话,纪墨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纪墨尹带着笑漫不经心的接了电话:喂。

几秒钟的时间,纪墨尹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笑容逐渐消失。


标签:

乐亭月小说 职场爱情 - 情感挽回 - 情感口述
统计代码